私奔到姑苏,去『玖树』与你共剪西窗烛

首页 >>游记攻略 >>私奔到姑苏,去『玖树』与你共剪西窗烛

私奔到姑苏,去『玖树』与你共剪西窗烛2天 优质
  • jnsbsz1

  • 2016年4
  • 宁波
  • 苏州
  • 1000元

  亲爱的么么:

  现在,已是到了姑苏最撩人的时节。

  我到的下午,难得的水晶天,木渎古镇的杜鹃花开的正艳,络石藤缠绕的永安桥,有少女的裙裾飞扬。

  桥下的香溪,摇橹船漾起一汪春水,涟漪散发开去,船娘的歌声幽幽,惊艳了两岸的翠柳。

  玖树的门始终紧闭着,在推开那扇木门之前,你不知道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。

  管家开门的瞬间,内院的老槐树,素白的花蕾结满枝头,纠缠着阳光,越过厅堂的一汪清水,恍若时光炸裂的碎片,带我走进菩提幻境。

  风掠过树叶的声音,在屋内沙沙作响。

  一侧的书房,有个女孩翻着书页,我挟裹一身风尘闯进来的时候,她抬头对我微微颔首,算是对新来的成员,默默的致意。

  阳光透过旧木窗棂,印在回廊的白墙上,沐光前行,不明的物质在空气中氤氲,似乎满心欢喜迎接我的来到。

  厚重的檀木钥匙,管家交由我的手上,似极一份嘱托。踏过旋木楼梯,玻璃幕墙外春色芳菲,雀跃着扑怀而来,却是触摸不到。

  远处的灵岩山寺沐浴在霞光中,眼前的悬牌刻着“来去任业,缜定由己”。时光静滞,我无法不感叹,这世间万物本非真实,人生也只是尘世过客,何来所得何来所失?

  轻启了屋门,便是一个人的家园。烹煮一壶碧螺,燃一柱清香,馥郁满屋。

  书桌放有宣帛数页,帛面更有绿茶交嵌,闻之隐有茶氛,不觉欢喜。

  更兼有笔墨,信封数枚,信手提笔,欲书信一封寄于久未谋面的你。

  万千话语在心,下笔却空空。搁下纸笔,起身推开临街的花窗,看人流熙来攘往,不由想起一段典故。

  民国二十八年冬至前三日,79岁的印光大师在灵岩山寺阅毕《思归集》,推窗远眺古镇香溪,见众生熙熙攘攘。

  回到桌前,大师提笔写下:“应当发愿愿往生,客路溪山任彼恋。自是不归归便得,故乡风月有谁争。”

  时空交错,印光老和尚笑意吟吟。

  我轻笑摇头,心有眷顾必然也是慈悲,何须执念?

  管家送来小酒一壶,独酌,微醺,夜卧床榻,翻几页借阅的典籍,忽闻窗外雨疏风骤。心思,这天倒是留人,姑且在这姑苏盘桓几日也好。

  虽无清风明月可赏,有这芭蕉夜雨声倒也清静。只是无人共剪西窗烛,究竟有些落寞。

  于是,再次想起了你。

  忽然又想起你说:“管他呢,就守着这一窗的风景,和你一道老去,不也快慰?”

  或者,与你私奔到姑苏。莫如,就在玖树安顿吧。

2016年4月20日,于姑苏『玖树·溪岸』人文旅店


评论

    暂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