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色渐上穹隆,入山林喝茶去

首页 >>游记攻略 >>秋色渐上穹隆,入山林喝茶去

秋色渐上穹隆,入山林喝茶去1天
  • jnsbsz1

  • 2019年10
  • 北京
  • 苏州

文图/应志刚

穹窿山是苏州人的山。老苏州人,踏青、赏秋、登高、看雪,都要走一趟穹窿山。

登山,不会一口气爬到山顶,慢悠悠顺着御道,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走。

走到半道,停下来喝一盏茶,望一眼风景,听听风、看看水,悠哉悠哉。

回到家,街坊邻居相互打招呼,说,“我刚刚从穹窿山啷下来。”

于是有人问,“山啷格树叶阿红嘞?”

得了肯定,众人齐嚷嚷,“明后日我也要去一趟。”

还没来得及登一趟山的街坊,相互约了日子,又有人说,“正好,我儿子休息,让伊开车带我们去。”

众人欢喜不已,又聊了一会,各自散去。

穹窿山,是苏州最高的山。

先前几年,外地客人知道的少,都扎堆去灵岩山或是天平山。

苏州人不太愿意扎堆,闹哄哄的人气,会打搅喝茶的雅兴。

喝茶,是苏州人交际的一部分。

三俩弟兄、四五个小姊妹,一段时间不见,就会相互约着寻地方喝茶。

城市里面,大都选择园林,但必定不会是游客摩肩接踵的拙政园,往往是外地客相对陌生的艺圃。

至于山林,此处负离子超标的国家森林公园,最是合适。

外来的客人,讲究喝茶的,会向茶肆招待打听,“茶,是不是泉水冲泡的?”

江南多雨水,四季丰盈,山泉汩汩不绝流,苏州人自然不多言。

只是挑剔点的,会选雨后登山,在茶肆内笃定坐下,探一探热水瓶的口子,确定是新煮的茶水,不慌不忙解下背囊。

有人自带茶叶,也有自带茶杯,但不管怎样,说是喝茶,实在是来喝这山上的泉水的。

此时的泉水“有灵气”,浸润了山上百余种药生植物的精华,入口甘醇,一盏茶下去,可洗一肚肠的浊气。

自带杯子的,在茶肆内喝完茶,会将杯子洗净,下山时带一杯泉水回家。

但断然不会取山涧的流水,落叶腐败其间容易滋生细菌,这是“瞎来”,搞不好回家喝了闹肚子。

熟知这片山林的苏州人,自有固定的取水口。

山腰处的茅蓬坞,有一间草堂,唤作孙武苑,院内有一泓“智慧泉”,源出绝壁,以竹节引流而出,清冽甘爽。

以往,此地山民争相从此处接水,挑回家中煮饭烹茶。

穹窿山泉眼众多,有名的除了这智慧泉,还有百丈泉、浮翠三叠、双膝泉、廉泉、法雨泉、品泉六处。

却唯独智慧泉最受苏州人偏爱。

自然,这与孙武子撇不开关系。

据传,2500多年前,兵圣孙武隐居茅蓬坞著述兵书,日常以此泉水烹茶煮饭、洗脸润眼。

兵书横空出世后,世人皆说此泉有灵气,饮之可得大智慧,由此受到追捧。

好水养人,人所尽知,只是背不走这穹窿山,到山上喝茶便成了一种风雅。

喝茶这般挑剔,自然与苏州人的生活态度有关。

苏州自古名动天下,盖因山水秀美,独特的地理和丰富的物产,造就了一方精致的习俗。

但追究起来,山间一盏茶,到底令红尘之人喝出什么滋味来?

一树华盖之下,一粒丹桂落于杯间,恍惚叮咚,溅起一阵涟漪。

绝不是这山间泉水冠绝寰宇,只是秋色渐上穹隆。

风来,树影摇曳,管他去;叶落,秋华舞霓裳,随他!我只守着这盏茶,看清浅的时光流淌。

后来我明白,姑苏城内,街巷里的那份从容与淡然,并不是车水马龙、钢筋水泥野蛮丛林的产物,而是智慧的苏州人,懂得于烟火气中对身心时常净化的缘故。

应志刚,浙江宁波人

资深媒体人: 任职媒体20载,曾任人民日报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、人民网苏南频道新闻中心主任、中国日报网江苏频道总编。

旅行达人: 乐途灵感旅行家(央视形象代言人)、同程旅行家、驴妈妈旅行达人、途牛大玩家、中国国家地理网专栏作者等。

文旅作家: 已出版小说《最高使命》,散文集《突然有了乡愁》、《散落一地的温柔》等。


评论

    暂无